博仕书屋 > 其他小说 > 为何我们总是BE > 正文 第279章 如何成帝
    太渊和天庭执事官赶到虚无之眼时,已经有人站在阵眼等候。

    “你终于来了。”

    说话的人,一身黑袍,面容也被黑纱遮住。

    太渊没有回答来者的话,面无表情地解开了阵眼封印。

    “仙帝,这位是?”执事官诧异地问道。

    “三千多年前参与三界混沌的主事人之一,毒巫。”太渊不冷不淡地介绍道。

    执事官瞪大双眼,问道:“仙帝,此女断不可留!”

    “我留她,是为了给我的继承人准备历练。”太渊说道。

    “仙帝就不怕,你的继承人被我弄死?”毒巫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要是怕,就不会留你到现在。虚无之眼的阵法已解,你自行把那位永恶王的残魂带离。”太渊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执事官赶紧跟上,直到走远了才问道:“仙帝,这样养虎为患真的好吗?不如我们现在就再把虚无之眼重新封印,把毒巫和霍赆全部封印,就不会有以后了。”

    “那我早就杀了她,而不是留到现在。让姜姝去处理这些人吧,总不该第三次还处理不好。”太渊说道。

    “是。”

    太渊想了想,又补充道:“去把姜泽灏的妖丹还给他。”

    “这个时候吗?”执事官愣了一下,问道。

    “毒巫和霍赆,让姜姝一个人处理。姜泽灏的妖丹里封印了他这一世的记忆,他这一世的恩怨情仇还没有结束,让他处理他自己的事情。”太渊说道。

    “那陆柔那边……”

    “不必管她。”

    “是。”

    话至此时,虚无之眼已被摧毁,永恶王现世的天象已经显现。

    出尘和黯渊看到天象时面色都凝重了许多。

    “有的时候我是真的想杀了太渊。”黯渊说道。

    “想杀他的不止我们,但能杀他的,就只有他的继承人。”出尘说道。

    “……”

    “去通知姜姝和姜泽灏,让他们两个最近注意。”出尘说道。

    “姜泽灏通知不了。”黯渊摇摇头,说道。

    “他怎么了?”出尘不解地问道。

    黯渊无奈地答道:“陆柔刚刚传来消息,说姜泽灏突然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他的妖丹和仙丹在他体内互相冲突,陆柔已经把姜泽灏带回红莲派治疗了。”

    “以前的?”

    “不是前世,是这一世的。他现在是幻狐族最后一位成员,因为妖丹缺失导致他失去了以前的记忆。而且他失去的这些记忆,极有可能和幻狐族灭族有关的。”黯渊说道。

    “都说姜姝的命格差,姜泽灏也没好到哪里去。”出尘担忧地说道。

    “陆柔说,让我们把重心放在霍赆那边,姜泽灏这边她来负责。”黯渊说道。

    “他的妖丹为何偏偏现在这个时候出现?又是毒巫的手笔吗?”出尘沉思道。

    “我看未必,毒巫沉寂多年,不选在国弱之时出手选择现在,她有这么恨姜姝吗?对她来说,混沌大业才是她的追求吧。三千多年里凡界乱世了多少次她都没有出手,只有一种可能。”黯渊分析道。

    “有人在压制着她,直到最近才放她出来咬人。”出尘说道。

    “我在天庭留了眼线,等他来汇报,让我们看看天庭今日抽了什么疯。”黯渊说道。

    不一会儿,一只黑鸦落在了黯渊的肩头,在黯渊耳边低语。

    越说到后面,黯渊的脸色越震惊。

    直到黑鸦展翅离开,黯渊都还在震惊之中。

    “你怎么是这副表情?发生什么了?”出尘问道。

    “刚刚,太渊选姜姝当了天庭太子。”黯渊抬眸说道。

    “这是在胡闹!”出尘怒道。

    “师父为何是这个反应?让她成为三界女帝不好吗?”黯渊不解地问道。

    “然后让她看着我们死去吗?一个新的仙帝诞生,意味着她要亲手杀死上一位仙帝,血洗前朝所有神君。我是陪太渊一路走过来的,我怎会不清楚!我永远都忘不了太渊亲手杀死他父亲的神情。”出尘说道。

    “他父亲?我竟不知道这件事,师父可否能跟我细讲?”黯渊好奇地问道。

    “也不算是他父亲。你同你说过,我是直接以肉体凡胎渡劫成神。即使陆柔是天池的红莲,吸收了整整十万年的仙气渡劫成仙,数千年前下凡历练拜神农为师,最终成神。但也是几经历练才锤炼成神。而太渊,天生就是神。”出尘解释道。

    “怎会有生而为神的存在?”黯渊也有些诧异地问道。

    “我认识太渊的时候已经是天庭太子了,那个时候的仙帝不叫太渊,名为神渊。太渊本体是一条黑龙,吸收天地精华而生,无父无母,无人知晓他从何来。神渊从他身上看到了继承者的天象,于是把他当继承人教导。事实证明,太渊就是为维护三界而存在的。因为是天地产物,所以他缺七情六欲,神渊视他为自己的儿子,教会了他情感,然后又让太渊弑父,毁去自己的情欲,才让太渊真正地成为了三界神帝。”出尘说道。

    “但是他把他父亲的存在全部毁去了。”黯渊说道。

    “三界的神帝,不能有任何污点,包括弑父。要想被三界所有人认可,必须要把前朝彻底清理干净,尤其是不站在他这边的神,包括他的父亲、老师、朋友,甚至是从小服侍他长大的仙侍。”出尘说道。

    “然后给他们安个罪名,最后交给时间,等数万年以后大家都忘记他们的存在是吗?”黯渊问道。

    “恶臭遗千年,这么做反而不妥。所以他是在一次三界大乱之时动手,给他们安了一个为三界安稳献祭的理由。事成之后,他不动声色地除掉他们的存在,让自己顺理成章地坐在这个位置上。”出尘说道。

    “不愧是仙帝,手段非常人之所比。”黯渊感慨道。

    “而我所说的这些,是姜姝未来要经历的。如果是这样,那她也太苦了。”出尘担忧道。

    “小师父莫要担心。太渊要杀的,是不支持他的神。而我们永远站在她这边,不会让她受这么多苦的。”黯渊说道。

    “这不一样的,没人知道她的劫难会是什么。我现在倒是知道为什么太渊要留着霍赆和毒巫了,他要借这两人的手,给姜姝自己打个成名仗,让她名正言顺地坐在天庭太子的位置上。”出尘皱眉说道。

    “继承帝位这事是十万年以后的事情了,没准那个时候我们已经为三界献祭自己了,轮不到她来杀我们。眼下,我们还是先去告诉姜姝霍赆的情况吧。”黯渊握住出尘的手,说道。

    出尘点头,说道:“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