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其他小说 > 成为科举文男主嫡母后 > 全部章节 第 71 章 羡慕
    大概是之前被拒绝过一次,不想再把事情弄得太僵的缘故,陆今安只是有些大力的揉了两把她的额发便撂开了手,并未再得寸进尺。

    等他起身离开之后,初微听西厢很快传来了水声。

    陆今安没再让全茂去备热水,想来应该是冲的冷水澡。

    第一次穿自己做的衣服见人就出了这样的事初微觉得自己可能跟女红一事没什么缘分。

    见陆今安从西厢出来之后已是神色如常,初微心中默默松了口气,想起一会儿要出门的事,开口对他问道“你今日可还要再去衙门”

    “不去了。”

    “那就好。”初微道,“自打陆峥来京中读书之后,你还没有去学堂接过他,既然今天得闲,便同我一起去接他放学吧。”

    “好。”

    初微看了会儿话本又用过下午点后,便到了陆峥放学的时辰。

    正当她和陆今安出门准备上车之时,远远看到消失几日的裴越抱着厚厚一摞书册向这边走来。

    看到站在陆家大门之外即将登车的初微,裴越愣了一下,出声问道“陆夫人和大人这是准备要出门么”

    “这几日倒是没怎么见小裴公子。”初微笑着同他打了声招呼,道,“我们要去官学一趟,接陆峥放学,一会儿就能回来,公子可有什么事”

    “没事,就是夫人前些日子借我的书,我看了一半,想先过来还了,既然夫人今天有事,我明日再来也是一样的。”

    “如此,那等明日我再请公子用茶。”

    看着初微乘车远去的背影,裴越独自一人站在夕阳里,倍感失落。

    家中父亲这几年对他越发严厉,一点小事就上纲上线,非打即骂,母亲总说她最疼的人便是自己,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没了自己简直活不了,却从不见她推了牌局和饭局,回来陪他做一次功课。

    也是在这一瞬间里,裴越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功课不如陆峥的原因。

    都是因为爹娘对他太过不上心。

    悦心斋内,祝芊芊慵懒起身在妆台前坐下,对着身边潘嬷嬷问道“这也闹腾了大半日的光景,王妃那里可是散了”

    “只有诚郡王妃和德阳郡主还留在那里陪王妃说话,其他几位王妃公主都已回了。”潘嬷嬷道,“殿下听说了王妃跋扈,今日不许您入席之事,直说您受了委屈,一早就遣了唐公公过来,说是今晚歇在您这里。”

    祝芊芊心中冷笑。

    说得好像她多稀罕五皇子歇在自己这里一样。

    她原就是入了名单,不得已入宫的选秀的。家中早已经有了成婚的意向人选,故而一早托在京中为官的大伯找人打点,届时选秀只是走个过场,最终还是撂牌子回乡。

    大伯当初已经为她打点好了一切,就在她以为自己会十拿九稳落选回乡之时,却接到了要去弘王府中侍奉五皇子的旨意。

    她也是听大伯母说了才知道,五皇子和三皇子在朝中别苗头,听说大伯父在朝中担任御史,官居要职,且跟三皇子这些年来一直不对付,硬生生将她留下了。

    她不求大富大贵,只想待在父母家人身边,过安稳宁静的日子,她原本是能回乡风风光光嫁给自己青梅竹马的小郎君,结果进京一趟便去了人家门里当妾,想想就晦气。

    珊瑚与夏天的作品成为科举文男主嫡母后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

    入府那天,身边嬷嬷一个劲儿的夸她好福气,嫁给五皇子这个强有力的新帝候选人总比给老皇帝做嫔妃更好一些。一会儿五殿下来了娘子一定要温柔一些,有了恩宠才能在这个府里活得更好一些。

    祝芊芊只恨不能五皇子被门槛绊个半身不遂,这辈子别再站起来。

    最可恨得是五王妃,当初家里大伯母求的人便是她,她当时也是满口答应,会请宫中娘娘帮忙,让自己和家人得偿所愿,送她撂牌子回乡去,后来大概觉得她这样的身份能帮上五皇子又好拿捏,还能制衡府中其他几个侍妾,转头就把她卖了,抢先一步帮着五皇子将她娶了回来。

    祝芊芊简直烦死了这夫妻两人。

    还有那老皇帝,还不知道能不能干得动,一大把年纪选什么秀,也是为老不尊。

    她临走的那日,一向刚强的父亲不敢进屋,站在廊下直叹气,母亲哭得眼睛都坏了,却怕她日后缺了银钱在王府吃亏,将金银细软一件件放入她的行李。等到了上车之时,弟弟妹妹拉着袖子不松手,哭着追出来好久

    每当想起这些事情,祝芊芊就恨不能天上掉下道雷来,劈了五皇子夫妻两个。

    只是凡间许愿之人太多,神明也有忙不过来的时候,更何况五皇子和王妃上香比她要勤快得多。

    所以她宁可靠自己多一些。

    不管怎么说,能折腾一下给那两口子添堵也是好的。

    “前日殿下让盛宝阁给我送来了几样时新首饰,我看那对翡翠镯子成色倒是难得。既然那陆夫人临了也没过来,那就将那镯子包好给她送过去吧。”

    潘嬷嬷对祝侧妃的眼光多少有些不信任“听说正院那边王妃都不看好她,您又何苦将宝压在这样一位夫人的身上”

    祝芊芊听说陆夫人生得极美,如今嫁了陆大人后,自是日日在耳鬓厮磨的,陆今安他柳下惠啊怀抱着温香软玉还真的能把持住死活不动心

    她反正不信。

    不管在呢么说,王妃不看好林氏,对她来说反而是好事。

    从前她刚来府中之事,王妃总是一副待她亲亲热热的样子,说是要姐妹齐心,好好襄助殿下干一番事业出来。

    现在看五皇子往她这里跑得勤,给她升了侧妃,又同她有了孩子,便再也按耐不住,随便挖个坑就能掉进去。

    至于五皇子那边也不用急。

    到时她会一个一个来解决,谁也跑不了。

    只是这些话只能烂在心底,不能同这世上任何一个人说起。

    她收起眼底的那抹狠厉,再转头时便换上了一副骄

    矜自得的神情“她不喜欢的我偏要反着来,嬷嬷只管遣人送去便是。”

    学堂中的这位郎姓夫子最喜拖堂,寅时过半之后,这堂课才算是接近了尾声。

    郎先生刚刚离开不久,就有几个性急的学生收拾好了书本冲出门去,陆峥低头快速浏览了一遍今日课堂上学过的内容,确定没有任何知识点还有疑虑后,才收好书本准备出门。

    广文馆作为京中规模最大的官学,学员众多,一入学时便有先生给他们做了班级分类。

    而他便是在备考秋闱那一类。

    从前在周家学堂时,几个先生总觉得他是好苗子,有些过分关注于他,而如今广文馆中世家子弟多,还各省推荐上来的优秀学员,无形当中分散了他的好些压力。

    陆家几代为官,底蕴深厚,陆今安又是朝中实权部门的三品大员,陆峥的家世在京中世家子弟里面算是够看的,但又不算特别突出,且他非陆家亲生一事算不得什么秘密,只要有心人稍加打听便能知晓。

    正因如此,大部分学堂中的学生都对他还算客气,但要说太亲近倒也没有,也给了陆峥一种恰到好处的清净。

    陆峥很喜欢现在这种读书状态,这种欢喜在李维转学到自己班级之后达到了顶峰。

    正当陆峥和李维准备出门之时,就见得一个青衣公子越过大半个教室走到自己跟前,对着他颔首道“郎先生说陆公子的那篇文章作得极佳,在下心中向往,不知可否跟公子借来文章拜读一番”

    自从李维来到学堂之后,陆峥的生活水平稳步提高。

    以前跟学堂当中大学数的学子也都是点头之交,现在则是知道了好些八卦。

    比如现在站在他身前的少年名叫栾淇,据说原是大理寺少卿栾大人的族侄,后来因着栾大人年逾四十依然没有子嗣,便过继到家中成了嗣子。

    据说这位栾同学天资聪颖又勤奋好学,县试府试院试的成绩都很突出,是学堂几位先生最宝贝的学生之一。

    可能境遇相当比较好说话的缘故,从陆峥过来官学的第一天,栾淇就对他释放了相当多的善意,在他刚入学时还曾担心过他功课跟不上,将自己的笔记都借给了他,后来也是发现他功课很好,远在班级平均水平之上,才放下心来。

    这会儿栾淇来借文章,陆峥自然没有不借的道理。

    他将文章交给栾淇后,便和李维一起出门。

    刚到了学校门外,远远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他一早就听周嬷嬷说了,今日父亲母亲有事要出门应酬,所以压根就没期待过林初微今天会过来接他。

    不想今日林初微不光自己过来了学堂,还把父亲一起带了过来。

    李维看得眼睛都红了。

    从前在周家学堂时,他最羡慕的就是陆大人夫妇一同来校门外接陆峥放学。只是那会儿陆大人在京中忙碌,只有年假时候才会在青州多留几日,也羡慕不了多长时间。

    如今陆峥来了京中读书,只要陆大人有空,可以随时带着夫人过来接陆峥放学,他还要一直羡慕下去。

    李维看着眼前一对璧人冲着陆峥点头微笑,再想起他那个外放十几年,还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回京的老父亲,越发有些悲从中来。

    陆峥只恨今天一起出门放学的人少,只有李维和栾淇两个观众,面上却强装镇定道“我父亲母亲来接我了,要去书斋的事情改日再说,我先回去了。”